唐駁虎:D毒株來勢洶洶 如何守好國門?
hk4pxcom

唐駁虎:D毒株來勢洶洶 如何守好國門?

2021年07月07日 21:00:03
來源:唐駁虎

文/鳳凰新聞客户端榮譽主筆 唐駁虎

核心提示:

1. 位於雲南最西南端的小城瑞麗,近期疫情再起,其防控難點主要在漫長的中緬邊境線。儘管雲南各地誌願者、民兵乃至公務員努力駐守,但依然有源源不斷的偷渡者跑來、甚至挖洞進雲南。

2. 今年4月疫情爆發後,雲南調配了15.9萬劑疫苗給瑞麗,但18歲以下青年尚未接種。如今,疫苗效力面對D毒株強大的逃逸能力在不斷下降,保護率最高只有79%,這些給抗疫工作帶來了挑戰。

3. 近期緬甸疫情形勢非常嚴峻,瑞麗旁邊的緬甸城市臘戌每日感染人數已達552人,滯留緬北的中國人歸國,給雲南邊境的收容、保障能力提出了重大考驗。

4. 在國外由駐外使館、航空公司、當地旅館實施遠端隔離,是非常有效的辦法,一方面可以減少上機前和機上交叉感染,另一方面也可以減輕國境抗疫壓力。

先説下目前雲南瑞麗的情況。

瑞麗7月4日新增3例本土病例。

據介紹,3名確診病例都是瑞麗市在按計劃開展常態化全員核酸檢測中發現的,均在姐告。

這已經是瑞麗的又一輪疫情了。

3~4月,瑞麗輸入性疫情曾一共檢出117名感染者。瑞麗封控近一個月,前後進行了多輪全民核酸檢測。現在又要開展新一輪全民核酸檢測+居家隔離

5日,瑞麗全民檢測檢出3例確診、2例無症(6日轉確診);6日又新檢出13例確診、2例無症。

目前已有23名檢出感染者。其中絕大多數都是緬甸籍,大部分位於姐告口岸邊貿區。

面臨新一輪考驗的瑞麗

瑞麗位於雲南的最西南端,也可以説是中國的最西南端,是遙遠的邊境小城,距離省會昆明就有716公里。

瑞麗所面臨的困難,也是中國其他地方少有的。防控難點,在於漫長的中緬邊境線。德宏傣族景頗族自治州,轄潞西市(芒市)、瑞麗市、梁河縣、盈江縣、隴川縣,州府駐芒市。

東面與保山市相鄰,而北、西、南三面都被緬甸包圍,故這五個縣級單位當地人又俗稱“外五縣”。

其中僅瑞麗與緬甸的邊境線接近170公里,包括105公里江河和65公里陸路,日常還生活着幾萬緬甸人,邊境人員構成情況很複雜。

在疫情之前,出國入境根本都不是一個事。即使到現在,依然有偷渡入境的。

雲南各地誌願者、民兵、事業單位、公務員都派去駐守邊境。

中緬邊境整條築起了鐵絲網,防爬網,還是有偷渡者偷跑、甚至挖洞進來。

而近期緬甸的疫情形勢非常嚴峻,這幾天的每日新增已創歷史新高。

在瑞麗邊境不遠的緬甸臘戌市,已經檢測出日552感染,死亡20人的數據。

實際上整個緬甸到底多少人感染,以緬甸現在的水平根本沒辦法統計。

此前一週,在瑞麗入境人員中通過基因測序,就檢測出了5例Delta。

由於地理位置接近,Delta株從印度輸入緬甸,是非常正常甚至是必然的一件事。

在防控方面,瑞麗的優勢在於,疫苗接種率已經比較高了。

就在4月本土疫情時,瑞麗就迅速加大了疫苗接種力度。

雲南省調配疫苗15.9萬劑分配給瑞麗。另外康希諾緊急運調了15萬支腺病毒載體疫苗支援雲南。

康希諾是單劑接種,相對於滅活疫苗可以更快形成免疫屏障,可有效防重症、防死亡,但能夠防感染的有效率相對較低(65.7%)。

經過了4月初和4月底的兩輪接種,瑞麗的疫苗覆蓋率應該是很高了。

但是還有廣大18歲以下青少年,尚未開始接種。

而且疫苗並非100%有效。尤其是遇到Delta這種具有免疫逃逸的疫苗。

目前已知效率最高的疫苗,對付Delta株的有效率也就79%。

瑞麗的大規模疫苗接種效果如何,這次迎來一次實戰考驗。

更麻煩的是數萬電詐人員

不僅是瑞麗,近期雲南境外輸入疫情增長明顯。

整個6月共報告67例新增確診病例,為六月之前總量(85例)的近80%。

從輸入來源看,緬甸57例、柬埔寨6例、老撾3例、印尼1例。

從入境方式看,陸路56例、航空11例。

特別注意的是,陸路輸入的56例中,只有5例是通過邊境口岸入境,其餘51例只寫了邊境陸路入境,沒有“口岸”。

這是什麼情況呢?偷渡?特殊通道?

很簡單,是長期窩藏在緬北地區的人員,特別是電信詐騙人員。

緬北有四座城市城鎮與中國雲南省直接接壤,木姐、老街、邦康、勐拉。

瑞麗姐告口岸對着木姐,臨滄市鎮康縣南城南傘鎮毗鄰撣邦一特區的果敢(老街);

普洱市孟連縣勐馬鎮勐阿口岸對面,是撣邦二特區的佤邦(邦康);

西雙版納州勐海縣打洛鎮對面,就是撣邦四特區的小勐拉(為了區別於雲南的勐臘)。

這裏戰火紛飛,勢力盤根錯節,卻仍靠着與中國比鄰的地理優勢,瘋狂汲取生存養分。

這裏能收到移動、電信、聯通三大運營商的信號,卻又不在中國的管轄範圍內,也因此成了電信詐騙犯罪分子的天堂。

另外,統治這裏的地方當局,為自身經濟利益起見,容留乃至縱容各色電信詐騙團伙。

當局建設“寫字樓”,收取高額租金保護費。電詐團伙交錢,帶來電詐人員,帶動消費。

同時,圍繞着這些詐騙集團,各色衍生的消費行業、黃賭毒也在發展。

近年,10萬中國人或被誘騙,或鋌而走險,跨過邊境線,來到緬北“搞錢”,

被他們電信詐騙搞得傾家蕩產的人無數,犯下了累累罪行。

現在,一方面是疫情的影響,更重要的是多個地方政府,對這些非法出境的人員已經掌握了情報,下了最後通牒:

再不回國,户口就要註銷了。

不僅如此,各地官員還挨家挨户核查、做工作,拒不履行的,在門口噴塗“詐騙之家”

6月,中緬邊境排起了長長的人流,大批人拖着行李,排隊等候入境。

在重大利害面前,這些滯留緬北的人員寧可入獄,也要回國。

據介紹,由於雲南邊境收容能力有限,只能每天限額1000人。

首先,要在緬甸當地政府排隊拿號,至少凌晨3點就要去,越早越好。

在緬甸方隔離點隔離3天,並做2次核酸檢測後,可以拿到核酸檢測報告。

入境國內後,要在口岸附近隔離21天,對非法出境的還要罰款。至於涉嫌犯罪的人員,那就等着接受法律懲戒了。

6月份,估計經過這樣的特殊通道入境近3萬人,隔離14~21天,對雲南邊境的收容、保障能力也提出了極大的挑戰。

緊急撤僑航班的52例感染者

現在除了中國以外,西南亞、東盟國家以及其他亞洲國家疫情沒有得到徹底控制,有些還很嚴重

7月2日,從阿富汗喀布爾出發的廈航MF8008航班飛抵武漢。

6日,對撤僑人員檢出22例確診、30例無症。另外還有158名同航班抵達人員。

(按規定,歸國落地後,一般分別於入境當時,第4、7、14天進行核酸檢測)

現在隨着美軍撤離,阿富汗安全局勢惡化,中國使館啓動了撤僑。

這趟MF8008航班,是專門特殊的緊急撤僑航班。即使在阿富汗,同樣有中國人為國工作的身影。

2007年,中冶集團-江西銅業聯合體曾拿下阿富汗艾娜克銅礦的開採權。但目前工程處於暫停狀態.

另外,還有其他一些國人擔負使命,在阿富汗為中國企業工作,需要撤離。

回顧6月10日,從南非約翰內斯堡抵達深圳的CA868航班在落地後10天,已檢出38個陽性病例,包括30例確診(包括7例無症轉確診)和8例無症。

這其中絕大部分是在飛機上被感染,入境隔離後通過層層檢測發現,説明了D株的較強感染力。

另外,負責接待引導的深圳海關工作人員姜某,也不慎感染。進而在莞深感染7人。造成了廣東5~6月本土疫情的第三組感染羣。

另外,有媒體稱,6月13日至6月19日,兩架自開羅飛往杭州和成都的埃航航班,共有108人病毒檢測呈陽性。

實際情況是,6月13至19日自埃及赴華航班共2架次。

分別為6月15日埃及航空MS953開羅-杭州航班、6月18日四川航空3U8392開羅-成都航班。埃及航空的MS958開羅-廣州航班尚在熔斷期未執飛。

兩架赴華航班訂票乘客共484名,其中108名乘客在埃及賓館提前隔離期間,經開羅檢測機構檢測出陽性,使館已予以妥善安置,未登機來華。

歸國隔離的有效好辦法

這就是很多國內媒體所不瞭解的,僅在部分國家實行的登機前閉環管理程序。

埃及開羅是中東、非洲的空中運輸大碼頭,目前每週有三趟航班直飛中國。

這些航班的持續運營,為保持中國-非洲間最低限度的緊急必要人員來往,發揮了重要的作用。

但去年12月下旬,三條航線因輸入較多陽性病例先後觸發“熔斷”。1月份全部被熔斷停航4周,也就是整整一個月。

這也影響了其他正常歸國公民、來華人員的出行。

一般來説,現在海外公民想要回國,必須在起飛前48小時,在中國使領館指定的檢測機構,進行鼻拭子、咽拭子雙採樣核酸檢測,然後抽血做抗體雙蛋白(IgG、IgM)測試。

在四項檢測全部通過之後,提交證明材料,經過中國大使館審核,發綠碼之後才能上飛機。

但由於總有少數人存在隱瞞感染事實、違規代檢,甚至篡改檢測報告等違法情況,造成飛機上感染。

另外,起飛48小時前進行核酸檢測,在疫情高發的國外,仍不可避免有被感染的可能。還有一些國家的檢測機構,能力不足,假陽性、假陰性情況較多。

為了儘可能避免這些情況,中國駐部分國家使館,不得不要求搭乘航班赴華的中、外籍旅客,需在兩家指定檢測機構各做一次核酸和抗體雙檢測,

也就是“交叉雙檢測”。要求兩家機構的雙檢4份報告均為陰性,方可申領健康碼登機來華。

有的使館還要求在檢測採樣過程中,必須拍攝本人採樣照,照片要求面部無覆蓋、雙眼睜開、清晰可辨。但是,這仍然無法避免檢測後感染的可能。

有的使館進而要求赴華航班乘客,在檢測前後,須自行居家隔離。但這不是強制的,也做不到強制。

為解決這一難題,中國駐埃及使館與兩家航空公司商量,最終在2月初創新提出了“起飛前統一集中閉環管理”的辦法。

具體來説,要求所有搭乘埃及赴華航班的乘客,須在起飛前3天的下午,持24小時內的核酸、抗體雙檢測陰性證明,前往航空公司指定的隔離酒店報到入住。

然後第二天由中國駐埃及使館指定的2家指定檢測機構上門,對隔離旅客再進行核酸、抗體的“交叉雙檢測”。

當2家機構的4份結果仍為雙陰性的,將在第三天統一組織前往開羅機場登機。

一般説來,通過起飛前3輪雙檢測+提前隔離閉環,這個辦法可以有效檢出感染者。

如6月中旬的2趟航班,484名乘客在賓館隔離期間,就提前檢出了108位感染者(入住時持有24小時內核酸抗體雙陰性報告)。

3月底開始,中國駐孟加拉國使館也採取了類似提前3天隔離的措施。相關航空航司、當地賓館企業,共同組建服務管理平台,對所有赴華乘客進行登機前3天(2晚)集中閉環管理。

到5月初,由於南亞次大陸疫情兇猛,D株氾濫,3天還延長至7天。7月初,由於柬埔寨疫情爆發,中國駐柬埔寨使館也採用了同樣的措施。

埃及、孟加拉國、柬埔寨,這就是目前所知的,採用“遠端隔離”+“上門雙檢測”的中國駐外使館管理措施。

遠端隔離,利國利民

D株以強傳染力(比其他毒株高50%~60%),迅速在世界各地成為主要的流行毒株。把住國門的擔子卻越來越重了。

據統計,境外輸入感染者(包含確診與無症),在6月份已增加至1078例,創9個月來的新高。

(境外輸入檢出感染者,此前2次高峯分別是去年4月啓動封控的1001例,去年10月雙檢測等措施啓動前的1148例)

另外,在解除14天入境集中隔離後,才被檢出感染的“超長潛伏期”感染者也有不少,據不完全統計,6月份至少有16例。

國內網絡輿論一直強烈呼籲將入境隔離期延長至21天甚至28天。但坦率地説,這個辦法不夠好。

超長隔離首先對入境城市的接待能力又提出了新挑戰。

以廣州為例,如果日入境1000人,14天隔離需要1.4萬張牀位。21天就是2.1萬張,28天就是2.8萬張,需求增加50%甚至100%。

而現在已經很緊張了。新建的隔離村5000牀位,其實也就能滿足日入境357人、隔離14天的需求。而357人,也就是2趟歸國航班。

在國外,由駐外使館、航空公司、當地旅館實施遠端提前隔離,是更加治本、更有效的辦法。

在遠端登機前提前檢測、提前隔離,實施多次檢測,可以儘可能降低登機前感染,減少機上交叉感染。

在時間上,入住賓館前檢測1次,入住賓館後檢測2次,隔離7天充分暴露,

然後統一組織到機場,登機歸國。

入境後再隔離14天,風險已經較充分釋放,可較大程度減輕國境防控壓力。

注意,以上描述用的是“儘可能”“較充分”,説明隔離檢測也不是絕對的。

實際上,在埃及來華航班實施3天遠端隔離+交叉雙檢測後,仍有後續感染者,在歸國入境後被檢出。

2月20日抵達成都的川航3U8392確診5例,被暫停2周。這是實施遠端隔離後第一次被暫停。

5月8日抵達成都的川航3U8392確診5例,被暫停2周。

5月7日、5月14日抵達廣州的埃航MS958確診7例、5例,被暫停4周。

6月2日抵達杭州的埃航MS953確診7例。被暫停2周。

但是,相對來説,遠端隔離已經大幅減少了乘客在機上被感染的風險。

如果沒有遠端隔離+雙檢測,6月中旬的2趟航班,484名乘客有108名乘客在埃及已被感染,在飛機上10個小時,這還不得全機感染啊。

各國每百萬人日均新檢出感染人數,僅供參考;埃及衞生部長都承認,最多隻有25%感染者被檢出。

登機前閉環管理,是赴華航班起飛前篩查乘客中潛在感染者的重要手段。

對於排查赴華乘客自始發地赴埃及轉機途中是否感染病毒,確保登機乘客的整體健康、防止赴華途中交叉感染,這一舉措十分必要。

這也是使防疫措施“護城河”前移,在遠端國外建立起防疫防線,減輕國內海關入境隔離救治壓力,同時不大幅增加歸國人員心理壓力的好辦法,值得在全球推廣。